“输错血不会死人”‧医院解释‧家属不满

“输错血不会死人”‧医院解释‧家属不满(槟城)失去龙凤胎的早产妇沈咪咪,不满槟城医院针对其控诉所作出的解释。她和母亲黄秀菁对卫生部成立的独立委员会调查结果感到非常不满,尤其是医院代表说“体内输入少量错误血型不会轻易导致死亡。”的谈话,更令两人气愤难平。沈咪咪说,她和母亲黄秀菁对卫生部成立的独立委员会调查结果感到失望。沈咪咪及黄秀菁週四(7月22日)在接受《》访问时异口同声表示,槟城医院院方在上週传召他们出席听证会,但院方所作出解释令人无法接受,而且立场显然是维护着院方,让她们觉得这起案件并没有被透明化的处理。斥没透明化处理黄秀菁指出,在听证会上,槟城医院的代表说:“体内输入少量错误血型不会轻易导致死亡”的解释,让他们无法接受。“这句话让我听了非常生气,虽然我女儿是因为登记号码有误而差一点输错血,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就此作罢,万一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呢?难道院方可以保证不会导致人命伤亡吗?”她说,医务人员在输血之前肯定会再做身份核对后才能正式输血,但并不代表院方在接受病人登记时可以疏忽记录身份,但当时院方只回应会在将来作出改善。“当天出席听证会时,院方在文告上的病人栏资料中还是填错我女儿的登记号码,这是否意味院方在发生此案后并没提高服务水準反而敷衍了事?”黄秀菁披露,当天出席听证会的除了有卫生部的代表外,浮罗池滑区州议员郭庭恺也受邀出席。指院方强词夺理掩饰错误黄秀菁指出,院方代表在听证会之后曾向他们致歉表示以后会儘量改善,但她质疑这句“对不起”是否代表院方承认自己在服务态度方面的过错呢?她说,当时她的女儿在没有护士的陪同下而自行生产,虽然护士较后有在她产下第一个孩子后出现,但也只是把孩子移开,并没有做出实际的援助行动。“院方代表告诉我们当晚只有7名护士值班,在场也有4名产妇(包括沈咪咪),才会出现人手不足的情况,但依我们所看,当晚值班的护士不止7名。”护士对求助视若无睹她指出,当她女儿在产房向护士求救时,门外一直传来护士们聊天的声音,但却对沈咪咪的求助却视若无睹。对于医护人员在为沈咪咪做检查时动作粗鲁一事,院方给予的回应却是需要动作粗鲁才能确保深入的做出準确的检查,并非态度不佳。“院方根本就是强词夺理,虽然之前他们口口声声的说会作出合理的解释,但他们给予的回应根本就是在掩饰自己的错误,而我们也只能忍声吞气的接受他们的道歉。”恐怖经验阴影挥之不去虽然事件发生至今已有一个月半之久,但沈咪咪想起当天单独在产房生产的情形,心中的阴影仍挥之不去。她坦言,想到上述的情景,恐慌的感觉就会生起,她相信,她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把有关的恐惧感觉忘记。她说,当忆起两名已离开的宝宝,她的心仍是绞痛不已,而心一痛,眼泪也就会不期然的落下。“每当看到之前为孩子买下的衣物,心中的悲恸与惊慌会再次的涌现,而眼泪就会夺眶而出。”沈咪咪说,为了忘掉一切的不愉快,她决定把所有的婴儿用品收藏起来,希望时间能够沖淡内心的痛楚。议员:部份问题仍在调查浮罗池滑区州议员郭庭恺指出,院方在听证会上只作出很简单的解释,但尚有部份的问题仍然在进行着调查工作。他表示,根据院方及卫生部所给予的说法,上述两个机构将会在近期内完成一份完整的报告,以提呈给各有关当局。“听证会相隔至今已有一週之久,我週四也吩咐助理再发信件催促院方儘快公开报告,希望他们能够儘快给予答复。”槟卫局加强监督医院针对沈咪咪母亲对院方代表指“输错血不会导致死亡”的谈话,槟州卫生局在受询时表示,输错血是绝对不可能没有任何后遗症,有者在面对排斥状况时会出现头痛,肚泻或发烧等状况,但必须依情况而定。不过,她相信一般的医生都不可能会说“输错血不会导致死亡”。她希望沈咪咪不要误解当天解释的内容,因为医生只是针对血液排斥状况作出解释。卫生局代表受询时坦言,在发生了几宗对槟城医院的投诉事件后,槟州卫生局往后将会对医院进行更严格的监视,同时也会对不负责任或因疏忽而导致不愉快事件发生的医生或实习医生,以避免这种事情再度发生,影响医院的名声。新闻背景医护员没助催生龙凤胎夭折怀有5个月身孕的沈咪咪是在今年6月9日入住槟城医院,当时因为之前入住的私人医院医药费昂贵才会选择转院。她召开记者会投诉,在进入槟城医院产科楼后,护士在同一天向她抽了4次血。至6月20日凌晨2时,她羊胎水破,3时许才正式被送入产房,却没有医生及护士在现场帮她催生,反而让她独自在内生产。一对龙凤胎出世时已停止呼吸。沈咪咪7月7日在浮罗池滑区州议员郭庭恺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申诉对院方的不满。‧2010.07.23